藝術家與觀眾合影
  法制晚報訊 丁浠文是我的發小,是錶面虛弱的接受現實,骨子裡卻在較勁的那類人。所以不要被她小清新的作品矇混過去,她一直倔強執著於自己的趣味,要不是她十幾二十年後又繞回到畫畫這件事兒上,我依然無法恍然大悟她對自己內心的忠誠。我一直覺得她畫畫就像深閨里只與自己對話的宅女,無視世事的變幻,一門心思地述說自己才聽得懂那些話。畫畫是個人淘洗自己的過程,所以丁浠文也在這個過程里變化著。作為發小,就像等一籠屜喧騰冒熱氣的饅頭一樣,等著她又策展了,又舉辦個展了,看著她在她的歲月里茂盛地開放著。
  裴剛
  丁丁的作品,大致分為兩種類型:
  第一種類型,是用油畫手段描繪的生活場景及自然場景。平時豐富的生活資源和感性體驗,沉澱在身體里,某時,躍上心頭,便在亞麻布上肆意抹上那刻凝固的時間。這繪畫便不是和技藝相關聯,只是那天高雲淡、閑情逸致的情感。精神的自由、情緒的放肆,被色彩和諧地塗抹在畫上,在那裡,生命是充實豐盈的,那寧靜祥和,便是藝術家真正自由的精神樂園。這種對美好、安逸、幸福,抑或是平靜的探尋,是我在其作品中最直觀的感受。如同,在柏林禪寺,老僧隨意曰“吃茶去”,便有了“趙州茶味”的著名禪語。
  第二種類型,是用鉛筆素描的靜物或動物。看上去像是版畫,形象生活,趣味十足。因為每個人的生活都不一樣,所以這才有意思。看那燈、看那瓶、看那翹起尾巴的狗,這是丁丁愉悅、調皮、靈動的那一面,筆紙和她約會了,歡快地起舞。這裡沒有她和藝術誰控制了誰,只有她愛生活,而藝術從生活中走出來。最天真、最浪漫、最純粹的情感自然地流露出來,紙上便是勃勃的生機。然而,這眼前簡單的一抹黑白灰,已在其整個繪畫過程中,與跳躍的情交融得不著痕跡,掩飾不住的歡愉在這作品中游弋。
  於是,我突然明白,讀丁丁的畫,要讀丁丁,而讀她好簡單,坐在她身旁,足矣。
  丁丁的小畫,很謙卑地放在生活中,就像往常一樣,安逸、自然、祥和,然後歡快、愉悅、樂活。她熱愛生活,於是對著生活唱了一首小情歌。丘山嶽
  讀丁丁的作品如同閑暇之餘雨後伴有些許彩虹桌旁的散文,看,連成線有不同的顏色編織成的網貫穿,清而怡靜,黑白分明又給觀者一劑有力經典的輕拳,多彩的稚嫩彰顯了她的幼,而不輸充斥的複雜,回歸藝術的本質,她盡一切所能的前進。讀作品不如讀懂藝術家的靈魂所在,但又有誰能把靈魂導航得準呢,我看只能樂享她的生活,和她一起時她放鬆、樂觀、慵懶、醉意,在工作上有些倔強的她給周圍的一切事、物、人帶來她獨有的積極。生活本是一門要用一生創作的藝術,身為藝術家的她每天的日子就像一塊色、一根線條在勾勒著她的藝術品,解讀丁浠文的作品你要懂得慢,靜想她的作品如何成為一種態度。
  吳瓊
  我看一個人的作品不會關註他或她的市場價格、畫的像與不像,技術上的完美程度也並沒有那麼重要,更多的是思考他或她處於何種藝術形式之內或者說藝術語境,傳遞什麼樣的觀念,用怎樣的表現手法去完成一件作品。從根本上來說,丁丁試圖表現的是繪畫的心情,她試圖讓自己在畫所有對象時都倍感輕鬆,她總是以簡簡單單的方式繪畫。她因此也只能和流暢的繪畫、同時代保持緊密關係的繪畫、在時代軌跡上快速行駛的繪畫保持距離。但是,和時代保持距離意味著什麼?這或許是一種處於當下的繪畫性,抑或是一種與消費主義的對抗。
  賈鵬森  (原標題:呈現一種生命的真實 丁浠文小畫展於798藝術區作者畫廊開幕)
創作者介紹

便所

gx29gxeb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